弃置的幻影

学会长大,约会承受,学会哭过之后还能微笑拥抱爸爸妈妈!

如果面包树……

    刚刚读完张小娴的《面包树上的女人》,一开始我是冲着“张小娴”这个名字背后的光环,想睹一睹它所代表的真实内容。
    首先,我从阅读开始到结束也没弄懂面包到底是什么,所以如果面包走了,不计较它的存在,至少我对她所描述的爱情有些自己的感悟。
    其次,这个叫做林方文的男人身披才子的彩衣,诱惑着许许多多年轻女人的浪漫情怀。但我不喜欢他,甚至是讨厌。所谓的才子不免风流,他优柔、沉默,他不会给你准确的答案,用他独有的能力带给你幻想。不可否认的是,他的确有吸引人的资本,就比如贯穿全文的《明天》。你很难抗拒一个男人对你说"我会在每年除夕写一首给你的歌”,这种致命的浪漫不是山盟海誓。爱情这种东西,吸引女人的不是那个给过你温暖阳光的人,他可能捂热过你的心,但却走不进你的内心。女人们飞蛾扑火的是像林文方这种带给你不确定,坏坏的感觉的人,他让你踏遍荆棘,体验但丁所书的地狱的境界,然后给你罂粟般的快感。在单纯的女人在这样的爱情面前都不自觉的想要更多,她们开始贪婪、吝啬、妒忌,然后是强烈的占有欲,希望对方只有自己永不背叛。想一下堕落天使路西法吧,天真的小羔羊如何斗得过身经百战的野狼。
    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“一生一世不是永远不背叛,而是背叛之后,最终还想回到你身边”,看过那么多小说,听过那么多爱情故事,能一直守住“贞节牌坊”的那可能不是爱情,或许那是亲情、友情。即便是柏拉图式的精神上的爱情也不能保证在错综复杂的神经中,一闪而过的异念。女人们要求男人只爱自己一个人,不能容忍欺骗与背叛,但真的遇到这样的情况,除了怒不可遏的质问“你有没有真正的爱过我?你怎么可以欺骗我的感情!”,随后是分手或者是憎恨,但这个人已经深深扎入你心里,如果有一丝可能,你也会不住的幻想他会有一天醒悟过来,他会回到我身边的。等到最后,他的回归让你痛哭然后是接受。可能某些时候才会想起“哦,你曾经怎么怎么对不起我……”
to be continued at my netease and sina blog

小说与电影

不知道为什么致青春会在默默无闻的三四年里一炮而红,当时它不过是辛夷坞、桐华等青春类小说中还算可以的一部,可能看过之后还能勉强记住里面一两句话。我甚至觉得在这类书中,《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》才是最好的一本,含蓄且内敛。如果改编成电影是一本书名声大噪的重要因素之一,那是不是那些真正的好作品都要踏上这样的路呢?
不是的,一本好书不会是简简单单的一段故事,它有着说不完的情节,就像《独步天下》,浩浩荡荡的历史铺垫,一部电影或电视剧怎么能淋漓尽致的表现呢?真正能与你内心有共鸣的书才值得一辈子回忆。
to be continued at my netease and sina blog

两个狐狸与一只云雀的故事

好多时候都是因为一本小说或者一个故事有感而发,抑制不住的想要写点什么。
辛大大的新书《蚀心者》只能说还可以吧,又是一个无奈的故事。
从前有一只叫傅镜殊的石狐狸长久的守候在一个封闭的大院子里,有一天,一只野狐狸意外的进了院子看到了这个看似和她同类的傅镜殊,缺少温暖没有朋友的她每天都来拜访。
直到有一天,这只叫做方灯的野狐狸开始好奇如果傅镜殊有了心,那么她就不会一直是自己在说话,也许他会陪自己。
自作多情的方灯向佛祖祈求,佛祖给她了一个选择"要么献上自己的心让他活过来,要么就继续守着石像但可以保住自己的心。"
方灯毫不犹豫的掏出了自己的心,于是,石狐狸活过来了。
好不容易活过来的石狐狸始终是不安于室,他想"虽然野狐狸对他有施命之恩,但是自己不可以永远困在这么一个小小的院子里。我还想要变成人形。。。。。。"
果然,傅镜殊很有天赋,不但走出了更大的圈子,还人模人样的过的风生水起。
可是,野狐狸方灯永远只能是只披着狐狸皮的动物,更何况她已经没有了心,它有着永恒的生命,却傻傻的盼望终有一日傅镜殊会回来的,自己必须在原地等着他。
如果我说这个故事就这样结束了,野狐狸真的是可怜、傻气,石狐狸是那么的忘恩负义、见异思迁,这个故事是那么的悲凉。
是的,在这个时候,石狐狸和野狐狸以为结局就是这样了,他们就这样悲情的纠缠着,永远都不能在一起。
他们都以为终点就是这样了,就是在这里了。其实,一辈子还很长,这还不是终点,回首才发现他不过是自己生命中迷失最久摔得最痛的一个站点。
直到另外一个人出现,听了这个故事,不甘心地说故事不应该是这样结束的:
野狐狸方灯等了很久很久,就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,有一只云雀见到野狐狸每天这么呆呆的守着,那么寂寞那么让人疼惜,他想让野狐狸开心起来。于是,云雀每天飞到野狐狸的身上给她唱歌。
野狐狸平淡的等待生活终于有了些波澜,但是她说"我已经没有心了,没有那么久了,怎么办呢?"
单纯的云雀毫不犹豫的说"我可以把自己的心给你"
野狐狸接过了云雀的心,云雀奄奄一息的躺在了自己的腿边,野狐狸摸了摸自己的胸膛,才发现她以为自己没有心,原来不是这样,她的心随着等待的时光变成了石头心。
这只傻云雀,怎么这么像当年的自己,甚至比自己还要单纯还要异想天开,最后还丢了性命。
换上了心,可是给心的他已经死去,这就像是做了一场弥天大梦,醒来还是那么的孤独,心却更加的悲凉。
故事真的到这里结束了,依然是悲剧,可是碰上了不同的人,欣赏到了不同风景,有人在你脑袋上狠狠地来了一记,然后清醒了。
to be continued at my netease blog